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【SS粮食】新世界(END)

网上看过吃鲱鱼罐头的视频,简直了,隔着一层屏幕都能感受到那味道有多销魂~

二乔原子:

鲱鱼罐头梗,大概并不好笑,颗颗……谁来写腌海雀→_→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八月份的地中海,天气晴朗,碧空如洗,天空尽头的云交叠成美丽的形状,自由自在地漂浮在距离地面几万米的高空中。


米罗叼着一罐苹果汁,看着来自瑞典的包裹,疑惑地眨眨眼睛。


箱子并不大,里面层层叠叠塞了无数层泡泡纸,似乎放在中心的那个三个扁圆形的罐头是无比贵重的珍宝,丝毫经受不起任何颠簸与磕碰。


米罗本能地觉得这东西有些危险,他小心翼翼地拿起放在最上面的那个鼓鼓胀胀的铁皮罐头,远远地检查了一番。一分钟后,他遗憾地确认它并没有任何危险隐患,只是普通的鱼罐头而已。


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胀气,该不会是坏了吧?


米罗把三只罐头都取出来,翻了翻箱子,又在底部掏出一个信封。信封上的字体花里胡哨,一看就出自阿布罗狄之手。


米罗喝掉最后一口饮料,拆开信封,取出一张薄薄的纸来。


阿布罗狄一向不太愿意多费口舌,信上只有寥寥数行文字,言简意赅地说明了这是瑞典特产美食,并表示这三个罐头中有一个是特地送给教皇大人的,请米罗代为转交。


“包装完好即可食用,请务必吃完,切莫浪费。”


阿布罗狄这样写道。


米罗狐疑地盯着阿布罗狄特意分行写出的最后的嘱托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他严肃认真地思考片刻,接通小宇宙无线电,连接到艾奥里亚终端。


米罗说:“艾奥里亚,阿布罗狄给我们寄来了瑞典的特色食物,你在圣域吧,我去找你我们一起吃。”


他话音刚落,艾奥里亚还没来得及回答,小宇宙的联系就被单方面切断了。三分钟之后,米罗站在艾奥里亚面前,手里捧着小纸箱,笑得格外真挚。


艾奥里亚:“……”


“所以说,你动用小宇宙,从米诺斯岛跑来圣域,就是为了和我分享……”艾奥里亚拿起圆鼓鼓的罐头,上下打量了几眼,“……这个罐头?”


米罗说:“嗯哪!”


艾奥里亚耸耸肩,说:“那好,这东西能直接吃吗?”


米罗指着罐头盒上的一行英文小字,说:“上面写着开封即食。”


艾奥里亚转了转罐头,有些苦恼地说:“封地太紧,又没有拉环,没法开。不如回狮子宫去?厨房里应该还有薄饼和沙拉,就当吃午饭了。”


米罗对此完全没有异议。


他们两人结伴从训练场往十二宫走,沿途相互分享着近日见闻,艾奥里亚说:“说起来,好久没见过阿布罗狄了。”


米罗满不在乎地摇摇头,说:“差不多有三四年了。”


 


一刻钟后,他们坐在狮子宫的餐厅里,桌子上摆着香肠和薄饼,隔着一道门,厨房的锅子上煮着蔬菜汤。


艾奥里亚找来一把纤薄的小刀,比划着看哪里是最适合下刀的地方。


米罗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的动作,充满期待地说:“据说是瑞典特产诶,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?”


艾奥里亚找到开启罐头的最佳位置,用力划着罐头顶部铁皮上的一道浅浅的凹痕,说:“没吃过,不过味道应该不会……”


“扑哧”一声,罐头顶部随着被划开的口子彻底爆裂,半透明的水状液体争先恐后地喷射出来,淋了艾奥里亚一头一身。


艾奥里亚浑身僵硬,硬生生把“应该不会差”的最后一个字憋了回去。


 


一种人类语言不可描述诡异气味在一刹那弥漫了整个餐厅。


如果非要描述这种气味,大概要综合在臭水沟里腐烂的鱼的内脏、人类新鲜排泄物、以及来自东方的难以名状的黑色“豆腐”。


米罗看着艾奥里亚,艾奥里亚看着米罗。


米罗想:单纯的“臭”字完全不足以用来形容这可怕的味道,最重要的是,这味道有层次,有内涵,每呼吸一次,都会有一种全新的重生般的体验。


艾奥里亚欲哭无泪。


他的身上全部都是淋淋漓漓的罐头汁液,就算他屏住呼吸,那股味道都能顺着毛孔和皮肤钻进他的嗅觉系统,得意洋洋地宣布它们在他身上占据的江山。


过了好半天,米罗才翕动嘴唇,咬着牙嗡嗡地说:“要尝试一下鱼肉吗……”


艾奥里亚紧抿双唇,惊恐地转动着眼珠,拒绝讲话——散发着滔天恶臭的汤汁就在他的嘴角流连,他一旦开口,势必会由内而外地被怪味浸蚀。


现在的状况已经很可怕了,米罗还准备试吃?!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啊啊啊!


米罗抓起勺子,挖了一丁点经过发酵后的鲜嫩的鱼肉,大义凛然地塞进嘴里。艾奥里亚不忍直视地看着他,只见他的脸肉眼可见地扭曲了一下,面部肌肉随着每一次咀嚼逐渐呈现出一种惨不忍睹的状态。艾奥里亚觉得米罗在咽下口中食物的那一刻,表情无比地壮烈凄绝,视死如归。


米罗眼神复杂地看了艾奥里亚一眼,说:“你不尝尝吗?”


艾奥里亚拼命摇头。


米罗站起身来,又挖了一勺鱼肉,这一次的鱼肉里似乎还带了些鱼籽,伴着销魂的恶臭,看上去格外令人恐惧。


米罗的表情还没从扭曲状态恢复过来,他玩味地看着那勺鱼肉,沉默良久。


艾奥里亚心中警铃大作,戒备地看着他。


米罗说:“味道其实……就只是有点咸,吃到最后回味时会有一点点甜——”他猛地跨过桌子,揪住艾奥里亚的头发,撬开他的嘴巴,一把将鱼肉塞了进去。


然后他才慢慢地退回原位,捂着口鼻,干呕起来:“——总之就是让人想要呕吐……”


艾奥里亚:“……”


汤汁混合着鱼肉,鱼肉混合着鱼籽,他机械地动着嘴巴,觉得自己仿佛在嚼着一嘴冰冰凉充满鱼腥味的没被消化完的……屎……


那股味道顺着嘴巴直达四肢百骸,口腔连通鼻腔,一鼓作气地顶到天灵盖。怎么说,就犹如在邻近海面的地方炸开一枚鱼雷,水花随着巨大的冲击力滔天而起,占领了他的全部意识——不幸的是,这片海域的真实身份是是装着烂鱼的沼气池。


艾奥里亚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。


米罗直起腰来,最后还是没吐。他又看了看艾奥里亚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嗝,然后他的面部表情立刻变得更加精彩了些。


艾奥里亚抹了把脸,抽搐着嘴角,颤抖着说:“剩下的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
米罗面无表情地伸直手臂端起罐头,破怪破摔地说:“不然煮煮看?”


艾奥里亚反对的声音还没有冲出口,米罗已然当机立断地走进厨房,将罐头全部倒进了咕嘟嘟冒泡的蔬菜汤里。


咕嘟嘟,咕嘟嘟,蘑菇云冲天而起,生化武器般覆盖了整座狮子宫。


米罗眨眨眼睛,身体晃了晃,腿一软演一翻,直挺挺倒在了锅台前。


艾奥里亚愣了一秒,燃起最强小宇宙,光速冲出了狮子宫。


 


三秒钟后,相隔一个小时脚程的处女宫内传来一声佛陀的咆哮:“艾奥里亚!!!你是在狮子宫里煮屎吗?!”


 


 


“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”艾奥里亚拍着米罗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。


他们正走在通往教皇厅的路上,按照阿布罗狄的指示,这种学名鲱鱼罐头的食物是要敬献给教皇大人的。


米罗还没从被熏晕的打击中回过神来,有气无力地说:“阿布罗狄……我要在他身上开十五个洞……”


艾奥里亚担忧地看看他,又看看裹了八九层的罐头们,微微叹了口气。


一顿责罚是免不了了,希望教皇大人看在阿布罗狄的份上,从轻发落他们吧。


 


宏伟的教皇厅,教皇大人黑袍金冠,威严地坐在高座上。


艾奥里亚和米罗说明来意,并献上了从瑞典远渡而来的鲱鱼罐头。


教皇大人今天心情不错,只是说了他们几句便打发他们下去了。艾奥里亚松了一口气,与米罗一起离开了教皇厅。他眼看着米罗冲进双鱼宫后的玫瑰园中糟蹋玫瑰泄愤,正准备拉他离开,只听教皇厅中传出一阵巨大的爆裂声,就仿佛银河星辰瞬间粉碎,荡起看不见的星尘。


“怎么回事?”艾奥里亚皱皱眉。


米罗发泄完毕,精神振奋了很多,他漫不经心地说:“大概是出了什么意外?”


他们两人央求沙加封闭了味觉和嗅觉,自然不知道,随着看不见的星尘一起从教皇厅溢出的,是混杂了烂鱼与排泄物味道的销魂气体。


无孔不入,直冲云霄。


 


前有狮子宫,后有教皇厅,整个圣域在人类难以想象的恶臭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天。


很久以后,年长的杂兵谈论起这件事,总是意味深长地说:“经历了那次不明气体袭击之后,我们的耐受力都强大了很多。那些气体散去之后,我觉得自己仿佛走入了全新的世界呢。”


 


阿布罗狄又给米罗寄了一封信,信上只有短短几行字:


尝试过我精心挑选的鲱鱼罐头了吗?是不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呀?


 


哦,米罗想,果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呢。


颗颗。


FIN.

评论
热度 ( 39 )
  1. 净乐园paradise二乔原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网上看过吃鲱鱼罐头的视频,简直了,隔着一层屏幕都能感受到那味道有多销魂~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