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【耀中心】泥潭

他走了。

自从吸食上鸦片我就越来越懒了,非要在床上拖到下一次他来之前才肯洗漱。

黑眼圈、凹陷的两颊、很久没有修剪的头发随意披散,我很好奇为什么他对我的兴致一丝不减,难道西洋人的审美和东方人这边真的不一样吗?对着我这副鬼样子还下得了嘴!

门开了,又有人来了。然而,我都不需要起身,因为我习惯躺着去解决问题了,他们想干什么,随他们吧。

本田菊撩开帘子,也许我这样子太扰人清目,他原本眉清目秀的面庞瞬间扭曲了。那样子,像是憋着劲不表现强烈的厌恶感。

“王耀,你还想这样多久?”他低低地嘶吼,仍然想保持风度,以免自己西装革履看起来却像个泼妇骂街。

“我告诉你你这样子活该被cao!”他像在对我恨铁不成钢。

呵呵,何必呢,你都不打算脱亚入欧了吗?

“你就没想过反抗那个英国佬吗?要是个男人的话站起来呀!”他重重地踏了一下我的小腿。

哼,曾经的弹丸小国,几百年来抱着你中国爷爷的大腿,这一朝得势了就把爷爷教你的礼仪抛得一干二净了吗?

“你知不知道,每当我像条母狗一样被人干的时候,我心里无时不刻不想着要杀了这群衣冠禽兽。”他在妄图煽动我,太天真了,别以为我会和一个小小的岛国共情。

他沉默了一会,在看见我翻的是白眼的时候,语气突然转变了:“曾经,我也觉得这帮人禽兽不如。我们东亚文化圈的儒家思想教育我们,强者要体恤怜悯弱者,保护他们,替他们除暴安良。然而……”

他顿了顿,斜眼睨着我:“直到我自己吃苦,严苛要求我自己强大以后回头看,我才知道我过去是多么令人讨厌,难怪会被那么多人瞧不起,被人欺负,被人踩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保护你吗?你以为我挣脱摆布之后‘苟富贵勿相忘’,然后对照过去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’吗?我告诉你,你这坨屎谁爱吃谁吃!”

他把我从床上拉起来,那如炬的目光太过刺眼,那里存在着的偏执与自我使我明白,他已具备成功的必要条件。

“你起来,你这样不要说他们继续会欺负你,连我都想欺负你了。你看看你,丑陋、卑贱、愚昧无知像个智障,像个碍眼的垃圾扔在路上,我在想为什么你还不被清理掉?”

“懒惰、傲慢、无知,就是像你这样,过去我才会被人讨厌,洋人瞧不起我,我自己也瞧不起我自己。如果我能改掉,王耀,为什么你不能?起来证明给我看啊?你以为白人圈里黄种人是那么好混的吗?啊!”

说得……真动人啊……

我别开脸,他身上那干净的香气和我身上不净的浊气相冲,我本能地想逃避他,并开始感到尴尬。

“你,是不打算再改变了是吗?”他轻蔑地发问道。

我被像物件一样扔回了床上,他似乎一点都不想呆在我这里了,转过身去准备离去。

我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,伸手想去抓他的衣袖,然而他走得太决绝,我的手软绵绵地无力垂下。

门又再一次被关上,我望着天花板,释放眼泪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