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为我的台湾朋友

朱立伦败选这不已经彰显了台湾民意,这已经给大陆人拉响警报,需要我们去修补与台湾关系,为什么大陆很多人还要闭目塞听,说出“地是我们的,人可以滚”的言论?骂声越多,我人越烦躁。 

我们需要的是什么?台湾的土地、台湾的山林?还是台湾的科技、台湾的经济?我只知道,没有台湾人,就没有台湾,以及令人喜爱的台湾文化。 

我也爱自己的家乡,我并不急于向周遭人推荐我家乡有黄酒、梅干菜、臭豆腐、莲花落……我只想默默地展示世人,我家乡最大的特产是“人才”,一群聪明会做生意、会写文章、教育水平相对较高的人。在我眼里,他们是打上“绍兴”标签的行走的财富。 

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在我心里,“人很重要”,尤其是作为文化载体的人。而为了自己国家利益去赶尽杀绝他人就是一种“法西斯”。 

我交台湾朋友也是念着“以心换心”的,在感情中我非利益之徒。我在乎她的真诚,而非屈就。这份屈就来自政治、来自经济、来自利益……都让我烦躁,都让我觉得口是心非,我们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 

我的台湾朋友真的很好,好到让我想起我们“不是一家人”的立场就难过。但是,天赋人权,我不会强迫我的朋友。我也做不出黄安那种事。有这种人在身边我也会觉得可怕,做错了一点事就会被人拿个喇叭大声批判,真的一点人权意识都没有——黄先生怎么把红卫兵那套学来了?知道文化大革命在大陆是被全盘否定的吗?

就算我的朋友说她更希望自己的家乡独立,我想她那是出于对自己的家乡的爱,我不会插手。就像我也一直觉得浙苏两地的吴语区应该组成一个省,我也有自己的政治见解,有谁听过我,有谁管过我?我只记得自己是外人,我怎么能到别人家里指点江山?我也不会和我们共同认识的人举报她,这做法令人不齿。

对比“举报一个人是台独”和“举报一个人是同性恋”,后者就会给人一种“这关你屁事啊”的感觉,前者其实也一样,有差别吗? 

你压得住他人的言论,你压得住民意吗?又要说朱立伦败选的事情了。

我的大一近代史纲要期末论文的题目是《建设大于破坏——论日本对台湾的殖民》,我查了很多资料,也问了她许多。我看到了日本留给台湾的很多,无论是教育、经济、社会制度……然后又看到了“二八八事件”及白色恐怖。弄清楚他们对日本的依恋从何而来,弄清楚他们对大陆的隐恨从何而来,我想我们可以更理性地思考和台湾的关系。 

微博上很多评论针对钱,我想他们都不是从朋友的角度出发,他们没交过台湾朋友,没了解过台湾的历史……人类的社会是“经济人”居多,他们为利益也是无可厚非,钱是自己的,不想给谁就不想给谁,jyp还是赶紧把钱还了吧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