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为什么“爱他就让他受”?

漠里尘嚣:

卢克丽霞:



许多人觉得代入模式是一对一的,其实并非如此。当我们假设人格是一个整体,或者需要整体与另一个角色产生共情,我们就犯了简化问题的错误。拉康理论就不多说了,总而言之,在共情过程中,不仅可以“善”“恶”外化为不同的独立人格,还可以同时与攻和受共情。举例说明:由于攻受都是男性,异性恋女性可以同时将情欲投射到受身上,也可以同时代入受,幻想自己的性魅力能取悦或征服他人,同时自己被取悦。这么一来受完全可以自导自演一整部A片,攻因此变得面目模糊并且可替代了(all的一般都是角色粉)。也就是说,女性原本就有情欲和身份两种需求,这两种需求既可以集中在受身上,也可以分别代入受身份,情欲则投射在攻身上。也会有女性带入攻,情欲投射到受身上。例如我自己萌莱克特/威尔就更攻控一些,我对威尔没有情欲,最多有代入感。(并且也不是很强的代入感……克拉丽斯代入感比较强!)以上说的都是比较简单粗暴的代入模式。
也许有人要问,被投射了情欲的角色不就被物化了吗?我觉得没那么简单。虽然情欲可以不共情就产生,但是共情确实是有助于情欲发展的。不难理解为何受控们对受的代入感和情欲都如此显著——因为它们相得益彰了。


Orchard of Mines:



对个人而言,攻受是可以逆转的。不过个人来说挣扎、反思、痛苦、脆弱、黑暗不是受专用,而是作为人类不可避免的弱点,只要是人类就会有这样的弱点。我也为这样的弱点深深着迷,因为神一般的人物无趣至极。

  


至于界定攻受,则是看谁更强势,这个强势是指的心理上的强势和进攻性谁更强势。所以可以逆转也无可厚非,人的多面性绝非三言两语可以道清。

  


对个人而言,在水面之下的人性与面具后的真相及动机是写下去的动力,如伊卡洛斯般追寻可望不可及的太阳、向命运提出挑战,我想要描述主角的改变、成长,在长久的心理挣扎中战胜本能,成为自己的英雄。

  


本质而言,我是宿命论者,信奉万事万物皆有因果。但同样亦绝不甘居命运,既有因果,便终能用意志与行动逆转乾坤,哪怕最后是悲剧的毁灭,但倘若因恐惧而踟蹰不前,才是真正的万事皆休。

  


不过若要追究,我大概还是偏向受多些的,不过我……没有办法在h的时候全程写受,理由就不要问我了;v;

  



  

  

无限太空:

  



   


看到某讨论帖后有感而发。

   


——

   


爱他就让他“受”是一个很奇妙的命题。

   


一方面确实有上面“作者带入”的情感,以及“想上/被上”的心态。另一方面和我们对“受”的定义有关系。举个栗子,Greenlock的超蝙文里,“受”是很难带入/很难用来YY的(当然YY还是可以的,但是你很难对着《阳光下逝去》里的Bruce发出“好想操哭他”这种纯粹性意味的欲望。对于最优秀的长篇剧情文而言读者会自动回避过度色情化人物。),但是“受”的塑造确实比“攻”更精彩。

   


为什么,举个栗子说,比起超人(攻),《小红帽》里的蝙蝠侠(受)更让人喜爱?因为他的挣扎、热情、和反思都是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写出来给读者看的。读者喜欢看人物的痛苦、脆弱和黑暗,喜欢看现实和理想的困境。因为矛盾冲突能够带来戏剧性和观赏性。而对于正面人物而言,越是脆弱、痛苦、矛盾,人物就越立体、越丰富。换言之,人物会更好看。而读者相应的也就更喜欢这样的人物。老爷的粉比超人多,狼叔的粉比教授多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


那么这和攻受又有什么关系呢?事实是,在很多文章里,矛盾和冲突是集中在“受”身上的。

   


Jen大曾经在《不羁的心》中写过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
“鸽坛指南说英雄得要是一个强大、多金的阿尔法男性,给人带来安全感,也可以有点自负,但一定要有被掩饰的脆弱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
   


是不是听起来很像是某种“强受”呢?我想随着粉丝群体的扩大,对于很大一部分同人粉丝而言,并不再追求“以‘天真幻想的小女生’的心态把自己代入受去苏攻”(注意,我没有否定代入本身,但是代入也是有很多种形式的。浪漫幻想也一直是同人BL小说的重要特点之一。)

   


但是在一定的影响下(至于是台言、早期原耽小说还是古典文学等其他带来的影响暂且不表),特定意群和特定身份之间建立了联系。勇敢高尚的Steve是攻,危险脆弱的Bucky是受;温暖热心的Clark是攻,复杂黑暗的Bruce是受;坚毅而激情的Kirk是攻,矛盾而内敛的Spock是受。中文同人圈的阅读者天然地将“痛苦、脆弱、困窘、矛盾”这样的意象和“受”联系起来。而这些正是最“容易”最“常见”(但不一定是最好的)将人物塑造得丰富、立体、讨人喜爱的元素。

   


还有一些其他的容易引起同人小说的阅读者的喜爱的元素,如“萌”“可爱”这样的意象,也更容易被和“受”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



   


当然,也有一些会被联系到“攻”身上的元素也会引起读者的喜爱。比如“关怀”,再比如“强势”和“健壮”。但是我想对于主体为女性的阅读者,尤其是自我意识强烈的同人小说阅读者而言,对这类传统的“男性气质”的喜爱终究没有那么强烈。

   


这一点和上面说的“代入”有关系。在中文阅读圈里,所谓“男性气质”(如强势,侵略性,领导力,甚至是事业成功(别笑,我确实见过事业成功的就更攻这种说法),刚毅、强悍、勇猛、大度、体贴……(以上来自百度百科))被自然地加诸于“攻”,而部分“女性气质”(如隐忍,风流,脆弱)则被加诸于“受”身上。然而在很大程度上,同人小说的阅读者并不满于传统男权定义的的女性形象(至于能否从cliche中挣脱是另一回事)。因为男男配对的耽美小说本身就是对传统的两性关系的挑战和叛逆。所谓“男性气质”固然能够吸引读者,但是其侵略性和攻击性同样会带来不喜和不安(“剑刃”)。而“受”从某种意义上表达了同人小说阅读者对理想的女性形象的要求。这样的情况下,会出现“爱他就让他‘受’”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



   


问题在于,对这个现象的不满显然说明这个联想链条是有其不合理性的。传统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暂且搁置。当我们看Jen大的《不羁的心》的时候,意识到那个“自负又脆弱”的形象并没有指向一段关系中的“受方”。事实上,因为Clark和Bruce写小说的时候其实是把自己代入女主角,把对方代入男主角的,所以不妨说这样的人人设其实是指向“攻方”的。然而《不羁的心》这篇小说是斜线小说,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“攻”和“受”。它就只是两个人在编造小说拿对方取乐而已。

   



   


为什么攻就要刚阳坚毅呢?为什么受就要脆弱甜美呢?为什么攻比受强势?为什么年上就有禁忌感?为什么男性就要事业成功,女性就要诱惑挑逗呢?我的意思是,“爱他就让他受”其实是非常自然的,但是人性如此复杂,为什么不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呢?

   

  
 

评论
热度 ( 116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