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遇虎

悬河崩流,粼粼的波光映照着乌发的孩子稍显稚嫩的脸庞,他倨傲的下巴向对面一扬,冲着对面树荫下一张冷漠的脸挑衅地笑笑。
隐在树荫下的千手扉间眯眼费力地盯着阳光下傲慢的家伙,这个人额前长长的刘海盖住眼睛,脸似璞玉,神色晦暗,姿态却很是放松。

那个人反过来也在打量他,树下的人衣袖上有明显的千手徽记,树影婆娑间莹莹的绿光像斑点一样落在他面色死白的脸上,肉眼可见的毛发如雪赛银,眼睛是不正常的红色,看东西也像是近视,撇开日向家族那种天生异于常人的血继界限……呵呵,他想到了有趣的事。

白化病在男子间丛生的概率大于女性,所以他是个被大自然钦点在残疾名单的倒霉蛋。

乌发的孩子笑得慵懒,但手却不动声色地从腰间迅捷地掏出手里剑朝猛地一掷。
千手扉间远远地看见他做了什么动作,一个警觉贴着树木隐蔽顺利躲开。

“嘶——”一丝妖娆如毒蛇吐信子般不祥的引燃声。

起爆符?不好!这里林木遍布,着起山火来就不可收拾了。那个臭傻哔!
瞬身后退至安全距离,在树桩轰地一声炸开后,“水遁·水清波!”千手扉间结印,霎时银雾飞溅,一股泉水从口中悬涌而出。

高大的树木颓然倒下,雾汽缭绕蒸腾而上,一股燃烬的焦味弥漫。当光线毫无阻碍地射在他的皮肤上,千手扉间顿时感到有些瘙痒难耐。
在这场无妄之灾里比他更惨的,首当其冲就是窝在树杈上来不及逃开的雏鸟们,看着那些曝尸在烈日下的小生命,千手扉间想到自己死去的弟弟千手瓦间。再看向那个人时,千手扉间顿时无名火爆起。

两人各自盘算间,林间传来野兽的低吟。

千手扉间登时脸都绿了,家里的老汉说过森林里玩火是大忌,生火也易招来野兽。野兽们恐惧的是那种燎原大火,烤肉的食火和夜里的那种简单的篝火却能吸引到它们。

仔细嗅嗅,空气里除了焦味以外,还有熟肉的味道。
都是那个不懂事的臭傻哔!恨恨地瞪了那臭傻哔一眼,千手扉间转头看见一头黑色横纹的棕黄色大虎。

千手扉间咬了咬牙,自己是离老虎近的那个。不过,他记得老虎会游泳不会爬树。好!他一个眼疾手快蹬上了树,完后有点得意地看着另一个家伙,那家伙身后只有急湍的水流。如果他跳到水里,那老虎也跳到水里,到时候免不了一番缠斗,自己趁机溜走。
老虎不会攻击比自己位置高的人,所以它没管千手扉间,凶恶的目光盯死了那个刘海怪人。

人兽四目相对,千手扉间断定那个孩子已经上了老虎的菜单了。没在森林里生活过的人不知道,直视猛兽的眼睛就相当于挑衅。
虎不悦地眯起眼睛,龇出骇人的獠牙,但那个人还在不知死活地盯着老虎。
可千万别吓得大叫啊,你越叫它越兴奋的。千手扉间偷乐,看敌人落难总是不嫌闹得事大。

虎啸山林,百兽退位。更何况是人呢?

少年收敛起笑容,却不紧不慢地拨开自己右边的刘海,露出一只腥红的眼睛。
“写轮眼!”是宇智波家族的人。不过,他露写轮眼是想用幻术迷惑老虎?果不其然,千手扉间看到那只老虎呆呆地盯住少年不动了。

真怕它是一见钟情。千手扉间忍不住吐槽。

虽然这局没打得大开大合但只能等来日了,正当千手扉间想悄悄离去,突来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。那头虎发出一阵声势巨大的咆哮,超尘逐电般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扑了过来。
老虎还能上树!那个“老虎拜猫为师,猫却留一手上树的绝学不教给老虎最后保命”的故事是假的!千手扉间顿时感觉天崩地裂。

“水遁·水断波!”口中猛烈喷射的水柱一发轰在老虎的狰狞的面目上。他记得老汉说过,高压水炮能驱逐老虎,这威力极大、杀伤力极强的一击,正是他老汉亲传。

待老虎被彻底击倒,千手扉间才感到力量从指间缝隙漏走的虚脱无力。视野一暗,他发觉这又是一回兵临城下。

宇智波的少年单手提刀站在他身侧。如此近距离看,千手扉间发现他的皮肤还真是白,但这种艳丽的肌肤放在一个男性身上,扎眼的阴柔感徒增恐惧。神秘乌黑的发帘,妩媚尖锐的下颚线,骄傲烈焰的红唇,女性之中都很难找到这样阴冷入骨的气场。
千手扉间的眼睛像在燃烧一样炽热,他看见那个宇智波的嘴角勾起了刻薄的纹路,渗出了一身冷汗。他知道自己的失神,一股燥热的羞耻感从耳根往脸颊上爬,同时身子却在冰冷地往下沉。

少年扬起刀,准备斩首。

凛凛闪耀的刀反射出刺眼的光,映在千手扉间的眼眶里此刻像是炸开了锅一样噼里啪啦地爆裂。生生地痛到极致,简直让人连死都不怕,他豁命地双手擒住刀身,倾注全力双手一拗,把断掉的半截刀抢过来攥在手里,拼死往前撞去,对面单薄的身子顿时被他顶了起来,一路从树下被撞飞到身后的急流里。

被他这裹血力战的气势震慑,宇智波的少年连刀插进身体的痛感都不觉,就这么被对方撞进水里。他算是切实体会到什么叫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。

千手扉间最先站起,仗着自己身形比他高,拼尽全力将对面那个素不相识的小脑袋往水里按。看着他的血花在清澈的水里晕开,浑身像一只挣扎的小猫爪子乱舞像要撕开水流的模样,千手扉间从残酷的虐待中迸发出一股莫名的快感。对,要压得他喘不过气、要让他再也直不起腰。

在阳光下的皮肤出现了敏感反应,他今天就算是要被烧死在这里,也要拉着这个人一起!

从一见面千手扉间就有预感,他们的相遇会是彼此人生的转折点。见识过战场残酷的人不怕把事情做绝,只要赢的人是他。

底下的人扭着脑袋想逃,千手扉间用揪住了这家伙身后的小辫子。一瞬间锋利的苦无割断了那个人的乌发,也割开了他的手掌,疼痛随水流转瞬即逝。
底下的人抓住机会,像一头发狂的小兽一般重重地踹开千手扉间,把头甩出水面。

碍事的刘海一被甩飞,隐藏在下面的容貌就让千手扉间此生难忘。在这张性特征未成熟的脸上,千手扉间能很看出他是很明显的美人胚子。他鼻梁高挺,尤其眉眼部分生得让人印象深刻,发际线又是恰到好处,一张脸鲜妍分明的红白黑,而鲜红的嘴唇浸过水以后愈发骇人,更像是要滴下血来。
好看的少年剧烈地喘气,张嘴吐息间急忙又纷乱,神色颠倒不清。两片红涡晕在腮边,仿佛吹弹可破,一团秀美的乌发散落在耳边,美得让人目不暇接。
老天爷真不公平,偏偏给了宇智波的人这等不讲道理的美貌。

“我! 要!扒!了!你!的!皮!”宇智波的美少年嘶吼道,顺手拔出插在身上的断刀指着对方。
那个身形比千手扉间瘦小的少年,简直,比老虎还要恐怖!

“火遁·豪火球之术!”
“水遁·水阵壁!”

花痴归花痴,小命要紧。千手扉间看这里是瀑布前,水遁得地利,今天是老天爷都在帮他。
云蒸雾涌间,刀光一闪,少年冲出白雾,直取敌人首级。

千手扉间手一伸,果断地擒住了少年的手腕,想起了哥哥教过的制敌一招,用力一转,拧下了他的刀,同时另一只手接在下面。就这样,断刀又到了千手扉间的手里。

千手扉间准备再捅他一刀,但此时宇智波又爆开了眼,不死心地抓住了千手扉间的领子,不惜撞上刀子也要和他以眼对眼。电光石火间,千手扉间撇开了刀尖,闭上眼睛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身躯,同时又用自己的牙齿,死死地咬住了对方的脖子,把对方扑在水面上。
清水浸润过的肌肤有点清甜,血丝的味道又是腥咸新鲜的。

宇智波的少年被这出乎意料的策略击倒,痛到不知所措,痛到浑身颤抖,痛到无力反抗,又隐隐地感觉到腹部有兵器抵住的冷感。这个白毛千手今天带给他的意外够多了,又想到千手平日里处处压着宇智波一头,少年感到了巨大的委屈。

喂!有没有搞错?这个人竟然哭了。千手扉间无语,男孩子居然动不动苦情范儿,他又不是什么孬种,放什么催泪弹?输了就输了嘛。

千手扉间松开嘴瞅着他雨带梨花的脸。罢了,长得好看也是一种特权,哭得好看也是一种本事——救命的本事。
像是狩猎人终于捕到了猎物,千手扉间心满意足地收起刀,像个浴火重生的英雄一样居高临下地望着他。

只有宇智波的少年自己知道,这是穷途之哭。

Fin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瞎几把写写,我喜欢那种简洁锋利的文字,但无奈自己越来越啰嗦了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1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