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警局夜话

深夜一个深紫色头发的男人敲开了警局,眼看那个男人身形不稳,值夜班的警员走上前扶住了他。

“先生,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吗?”“我……”

男人醉眼向上翻,口齿不清道:“我要自首、自首……我刚杀了个人……”

闻言后面同事们相觑,扶着男人的警员看了看手表,1:36。

“去审讯室。”

“我杀人啦!”男人止不住崩溃地坐在地上。

“啪”一道强光设在男人苍白无助的脸上,深陷的双眼满是绝望。

“说说你杀人的过程。”“我……深夜下班,然后喝了太多酒,看到前面走着一个红头发的女人,嗝……那女人身材霸道,我盯着她走,只想着她看上去很好上手。我跟踪她到她家开门时,我就控制不住了。”男人用手重重地捶了脑袋,满脸懊悔。

“那你做了什么?”“我抓住那个女人的脚把她拖进屋。”男人抱住头瑟缩,身体颤抖着说:“那女人力气不小,挣脱我往阳台呼救,我要让她动不了。”

“我什么都看不清,直接用小刀往她身上一插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“她没声音了,倒在地上。可是这个时候,这屋子的男主人突然回来了。一开灯他就发现屋里不对,转身就要跑,我只能去追他。”

“那追上了吗?”“没。我就在他背上划了一刀,他就玩命地逃走了。”

“刀呢?”“……扔掉了,记不清在哪儿。”

“我、我想我肯定完了!”男人的眼睛又流出很多眼泪,“与其被抓倒不如先来自首。”

“警察先生!”男人仓皇地跪倒在地,“我杀了人还有救吗?我不想死,我一点都不想死!我会好好表现的!给我个机会……”他停住嘴开始啜泣。

“你安静!”做笔录的人冷冷地说道,“说你作案的地点,我们先要去勘察现场。把他收押。”

2:43 A.M.

“在这里。”先谨慎地敲了敲门,马上就有个染了一头金发的男人开了门,见到门外的制服立刻慌了神。

“警察,”两个人出示了证件和搜查令,“我们来调查命案现场。”

“命案?”男人瞬间惊愕,极快地反驳:“我们这里没有出人命!绝对没有!”

“先让我们进去搜查。”高个警官目不斜视地盯着这个男人。

“怎么了?”

有女人!

高个儿和身边粗壮的同伴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疑惑不解。粗壮的警官立即紧张地盯住走出来的女人,她穿着浴衣头发湿润,显然是洗完了澡。

两人不露声色地察觉到,女人的面目带着上了年纪的霜冷感,倒像是男人的妈妈。

女人看到两个警官一怔,马上有些愠怒地诘问男人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误会!这是误会!”男人像火烧了眉毛,迫切地想解释。

“这位太太,是这样……”粗壮的警官打断了男人,把局里那个男人笔录的经过告诉那两人。

“您是说,一点左右的时候,有女人进了这屋子?”女人面无表情地瞥了男人一眼,他顿时坐立不安,火急火燎地否认:“那个人胡说,没有的事!”

“我两点的时候坐飞机从国外回来,对之前这里的事一无所知。”女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。

“但是,我猜他不可能在我要回来的时候还带女人进门。再说了,”她的声音变得不容置疑,对上她的小男人目光凛冽起来,“他不敢。他压根没那个胆,除非他想被我扫地出门。”

金发男人闻言抿着嘴唇低下了头。

“嗯——”高个儿警官沉吟道,“可是,那个男人说他在追人的时候,往对方身上划了一刀。”说完,两个警官意有所指地看向那个男人一眼。

“不、不……”男人后退一步,脸色张皇地摆手。

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女人看不下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“有没有脱了衣服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说完一手拉开了他身上的衣服。

“……”

在场的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男人瘦薄的背上赫然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,还没有上过药,俨然新伤。

“这、这是巧合!”男人惊恐地大声辩驳,“深夜我下班回家路上,天上突然掉下一块玻璃把我背划破,这是纯粹是巧合!”

“哼!”女人收回手臂冷笑,“巧、合?”

“你怎么看?”两个警官上了车。

“男人出轨,小三回屋意外被杀,男人怕被正房赶出门,先藏尸匿迹。”

“我也这么想,先叫那个男人来指认,还怕他会不说实话?”

车子驶回警局,两人进了看守所发现紫发男人正贴在暖气上呼呼大睡。

“喂,起来,继续交代你杀人的事情。”

“嗯?”男人一个趔趄从暖气上下来,一脸不明所以,“杀人?什么杀人?”

“你刚才尾随杀人的事情。”“什么!”两个警官一惊,互相对视一眼。

“你别装失忆,你刚刚交代的事情我们可是有录音的!”

“我、天哪!我酒后说的话你们也相信?”男人突然天不怕地不怕地咆哮起来,“我要是醉了说我要毁灭地球你们也信啊!”

面对男子转变的一脸蛮横霸道,两个警官失去了耐心。

“你是在耍我们吗?”“我只是喝醉了酒,我说过的什么话我都记不清了。”

……

五天后,一个蓝发女人站在看守所门口。

深紫色头发的男子从里面看见她,挠着头挂着羞赧的笑一步步走到她跟前。

“为什么?你要这么做……”女人脸上淌下两行泪。

看见她哭的男人勃然作色:“他为了傍那个富婆抛弃了你,你居然还在为他掉眼泪!”

“不不不、我不是。”女人哭得更大声了,“我是在为你,你为我做了那么大牺牲。”

“呵——”听到这话男子得意地仰头笑了,炫耀似的地对女人说:“那天我下班就想给他个教训,特意等在他下班路过的时候在楼上朝他脑袋砸了块玻璃。谁知那小子命大,也就背后伤了道口子,既没残废又没傻掉。我在上面郁闷了好久,心想怎么也不能就这么算了!我突然灵机一动就编出来这么个故事,想着就算不能把男人赶出门,也要让别人以为那屋子里死过人,恶心那两个贱人一把!”

男人说的没错,就在那以后不久,两个警察再次寻上那屋时,开门的只有那个森冷的女人。

“哦?那个男人,我早就扫他出门,让他滚得远远的了。两位以后可以不用再找我了。”

评论
热度 ( 5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