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乐园paradise

一个人的故事

© 净乐园paradise
Powered by LOFTER

《忘归》01

  少年时的希绪弗斯是个很懒的人,杀人从来不用第二箭。

  年轻得一无所有,杀人也无牵无挂,这样的生活他很享受,他以为这就是他作为一个战士的全部人生了。

  他觉得自己和摩羯宫的艾尔熙德很合得来,因为他们的出招方式很相近,干脆利落,一击毙命。差别无非在于他是中长距离型的,艾尔熙德是近身搏斗型的。

  老一辈射手的生命有幸挨到能为他指点一二,顺带着教育了一下隔壁宫的小哥摩羯座:

  
  “战争是什么?”

  “为了争夺资源。”社会资源有限,谁有权利分配资源谁就是王。希绪弗斯寻思自己经济学学得可真不错,而艾尔熙德则在一旁沉默不语。

  老射手微微笑了一下,回答道:“战争,就是杀人。”

  “战争肯定要杀人啊。”希绪弗斯不以为然。
  

  “难道你不觉得杀人是很美的艺术?”

  希绪弗斯并没有直接回答。

  “箭指猎物时,就会激发我内心对生命最强烈的渴望。敌人的血液绽开迷人的娇花化作秋水沿着箭身流淌,我想那是世上最美的颜色。夺命的一瞬间,我像是深陷女人的怀抱,瑰艳的红唇、摄魂的眼风、笔直的双腿、浓烈的气息——这就是美,这就是艺术!不管怎么追求它、触碰它,都是有快感的——我享受着这一切。”

  
  第一次感受这丧病的画风的希绪弗斯震住了。艾尔熙德听完更加沉默,但他的眼神却亮了起来。

  这老头,真是变态啊。

  
  在徒弟眼里,老射手是一个花心滥情的老色鬼。箭如美人,美人如箭。老色鬼对美人有多迷恋热爱,对箭也就多痴迷。在身边没有美人枕边相伴的夜晚,他都是枕着弓睡的。

  
  这样一个老头子,很难指望他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真知灼见,希绪弗斯只是想让他说些射箭的技巧,他也能扯得这么风骚蛋疼。希绪弗斯平时不训练,听他聊得最多的也就是女人,各式各样的女人。

  
  呸!

  老射手的话里并没有给希绪弗斯想要的,他很失望。

  然而另一个人,艾尔熙德的眼里从此变得很不一样。

  
  “我要成为圣剑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在很长的时间里,艾尔熙德在希绪弗斯脑海里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背影。

  能知道的就是,他一直在练剑。

  他与他是不存在竞争关系的,但是在朋友修行之途渐行渐远之际,他居然尝到了一丝妒忌。

  
  老射手爱美人又爱箭,艾尔熙德只爱剑,所以艾尔熙德会比任何人更强。

  而希绪弗斯,不爱美人,不爱箭,也不爱杀人。

  希绪弗斯焦躁了,自己的师傅教给他的,却反被艾尔熙德参透了。

  他们之间有一扇无形的门,门内的艾尔熙德和师傅尽是用脑电波交流,而门外的希绪弗斯是形单影只的。
 

  杀人就杀人,扯什么爱与美?他以为自己是维纳斯吗?

  希绪弗斯抚弄着箭筒子里的一根根箭头打磨得锋利光亮的箭,思绪万千。
  

  师傅说的是屁话,但,他射箭的样子很酷。

  那敏捷迅速的身手,伴随着一支支不断射出的利箭,敌人一个个应声而落,箭无虚发。方圆几十里无人能撼,这是射手的领域,唯此一人只手掌控生死……帅!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1 )
TOP